返回

苏宇的关系网(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jcdj.org.cn
     苏宇的关系网(求订阅) (第1/3页)
    

一见到鱼儿上钩,王苏州和范无救这两个渐渐找到感觉的演员顿时觉得要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但好在他们早已经不是第一次演这种戏了,已经渐渐掌握了一些演员基本的专业素养,不至于就此露出破绽。

而凭着多次配合磨炼出来的默契,他们更是不动声色间就用眼神完成了一次针锋相对的赛前垃圾话。

“老范,是时候分出胜负了。年度最佳演员的称号非我莫属!”

“呵呵,这一次必然让你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影帝!”

“等着瞧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老王,尽管放马过来吧!”

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苏州当即再向前一步,对着范无救又是一个耳光,冷笑道:“你不跳出来我也想找你麻烦,这么多年,你为了自己的美名,杀了多少寿数未尽的凡人?”

怎么样,疼不疼啊,老范?要是忍受不住,就认输吧。以后看到我就叫声大哥,我就放过你。

范无救捂着脸退后一步。

呵呵,你是在质疑一个影帝的专业素养吗?是不是没吃饭?能不能使点劲?

王苏州再度向前逼近,手臂抡出大半个圆:“你知不知道老子为了给你擦屁股,吃了上面多少瓜落?”

这一次范无救没有退后,而是直接向后倒飞了出去,在空中转体三周半,半边身子落在了书店门外。他仰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抬手指着王苏州:“你……”

老范可以啊,这波操作我给满分十分。

那是当然,你要现在认输还来得及。

想太多了你。

王苏州纵身前跳,双脚重重地踩在了范无救微鼓的腹部,“要不是你,老子早就升职加薪,找个油水足的部门,吃香的喝辣的去了。”

范无救的脚和身体在被王苏州踩中的一瞬,高高翘起,随后重重砸回地面,口中更是随即喷出一口血雾。

虽然明知道这两人是在演戏,但杨晓丽还是感到了一丝担忧。

也就在她眉头皱起的一瞬,江臣的声音再次自心中响起。

“没事的。”

真的吗?

杨晓丽灵机一动,试着在心底与江臣对话。

果然得到了江臣的回答。

“当然。他们不光没事,反而还乐在其中。不信你听……”

在江臣的这句话之后,杨晓丽忽然觉得耳朵里听到的东西似乎多了一些。

“你的血吐的要不要这么夸张?”

“要你管?观众喜欢看就行了。”

“你血都喷我脸上了。你是不是借机恶心人?”

“呵呵,玩不起别玩。”

“你给我等着。”

也就在这时,王苏州冷笑着,张口就是一口口水对着范无救的脸吐去。巧合的是,范无救刚好坐起了身体,避免了被口水吐到。

“你这是不是存心的?”

“没有啊,我这完全是即兴发挥。”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杨晓丽终于反应过来了。

这似乎是王苏州与范无救的心里话。

事实如同江臣所说,尽管表面上两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可他们在心底却只是如同一对熟到穿一条裤子的朋友那般阴阳怪气地互怼。

听得杨晓丽都有些羡慕。

这么多年,那种能在生日时通过信微发个生日祝福的朋友,她是不缺。大学里几个舍友,都是这样。可也只是这样了。

像那种可以随意开玩笑,当时闹掰了,第二天就和好的朋友,她是一个都没有。

之前在与魏明分手时,她担心过,但也不那么担心。

因为她知道,像魏明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缺少朋友的。

他就像是太阳——尽管有时候太阳的热情洋溢会让人倍感心烦,但更多的时候,人们总喜欢身边有那么一轮太阳,好让世界变得更温暖一点。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魏明失恋时,可以通过一通电话就能找到一个远在隔壁城市的朋友开上两个小时的汽车来陪他喝酒。他的朋友也可以毫不客气地打电话将伤害他的坏女人恶狠狠地骂上一顿。

不像她,除了他的爱与怜悯,什么都没有。

似乎是为了嘲笑杨晓丽一般,一阵大笑声忽然在其心底响起。

“哈哈哈……打得好!使劲打!用力打!打死他!哈哈哈……”

杨晓丽的眉头再次皱起。

不必投去目光,她就知道这阵刺耳的笑声出自何人之口。

因为她对这个笑声实在太过熟悉了,熟悉到就连在噩梦里,这个笑声的主人也总是跟着她,不舍昼夜,如影随形。

仿佛一根卡在喉咙口多年的鱼刺,在等待着时机,誓要在不经意间以一道小小的流脓的创口致人于死地。

她不动声色地调整了一下站姿,在更好地看着王范二人表演的同时,也把不远处地上的那摊烂肉给收入眼底。

那摊名为杨念桐的肉块此时似乎已经完全忘了逃跑的举动,停在原地,浑身的肉颤抖着。两片牙齿不时磕碰在一起,如同他心底的这阵狂笑一般,让人不由自主感到一种恶心到骨子里的瘆人。

因为无人察觉的缘故,那笑声越发得肆无忌惮。

“哈哈哈,狗杂种,就你还是什么黑无常?杀我的时候不是很威风吗?现在呢?怎么也像一条狗一样,躺在地上任人欺凌。不过也就是一条欺软怕硬的老狗罢了。”

“哈哈哈,狗杂种,你怎么光挨打?倒是还手呀。我想知道你们这些神仙冒犯上级会不会也像我们这些凡人一样悲惨。真他妈的废物。”

“呸!我只以为人间有这样的废物,不想阴间也有。亏我之前还把你当做一号人物,原来就真的只是个喽啰罢了。妈的,你要是人,我他妈有一万种让你生不如死的办法。”

杨晓丽以前曾不止一次好奇过杨念桐的内心世界究竟是怎样一片惨淡光景,才能让他好好的人不做,尽去做个畜生。可惜她虽自诩是个恶人,但其恶的程度比之杨念桐,不过九牛一毛,又怎么可能想象得到。

眼下终于有了机会,但杨晓丽只听了片刻,便忍不住想要堵住耳朵。

如她所猜想的一样,这摊烂肉的心中似乎永远只有害人的东西。他的人生也似乎唯有从伤害别人上取得乐趣。

何其可悲的人生!

杨晓丽甚至都懒得再感到愤怒。

原因很简单。

你会因为高价买的一块牛排不好吃而感到生气,但你会因为路边看到的一坨狗屎太恶心了而感到愤怒吗?

当然不会。

为了避免继续被杨念桐恶心道,她转而走起了神:“这是叫读心术?又或者是他心通?”

“是,也不是。”

江臣的突然搭话让杨晓丽吓了一大跳,她咽了口唾沫,才再次以心声问道:“什么意思?”

“它们的作用类似,从这一点来说,你管这叫读心术或者他心通都没问题。但就如同,你也许会遇到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但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只有你叫杨晓丽,而她会叫别的名字。”

“那这个法术的名字叫什么?”

“我没有给它起过名字,因为它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它的价值在于作用,而不在于名字。不过我以前有个朋友,他管这个叫‘我听’。”

“我听?是我听到我想听的意思吗?还真是够直白的命名方式。”杨晓丽被这种命名方式给震惊了,忍不住开起了玩笑:“是不是还有‘我来,我见,我征服’。”

“没有‘我来’和‘我征服’,但有‘我去’和‘我见’。”

“你那位朋友听起来就是位很强大的人。隔着名字都能听到那种霸气。”

是啊,他确实很强大的人。

在一万年前,喜欢手持利剑,站在高处,冷眼看着脚下的他说话时,连天上高高在上的神仙们都要侧耳倾听。

江臣低头,看向手中的茶杯。

这只茶杯并非是他收藏的最好看也最名贵的那一只,但却是他最喜欢的。

因为这只窄小而洁白的茶杯上绘着一座青色的万里长城。

而无论梦之国的谁看到这座城,都会自然地想起他那位朋友。

“我要将大秦的每一寸疆土都用高大坚硬城墙包围住,凡我大秦子民,都可在墙内安居。它将与我的子民们一起见证我的不朽!”

我们曾背靠着背,坐在冰冷的城墙上对月醉酒。

现在想起来,这一切好像都发生在昨天。

其实当初你说起这个的时候,我嘴上说好,但心底其实一点都不认同,觉得这不过是你说的又一句醉话罢了。

可谁能想到,你真的做到了,阿政。

你真的建起了那样一座城墙,而这座墙真的将大秦的子民们保护了下来。尽管那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大秦子民了。

就像你做到过的许多的其他的不可能的事一样,你总是这样,擅长创造奇迹。

不过有一件事你食言了。

你说可以一言掀起一场战争的王太过落伍了,你要做可以一言终结所有战争的王。

不,应该说是皇帝。

你会成为全天下人共同的皇帝。

到了那时,你会一声令下,将大秦所有的兵戈都藏进你的宫殿里,让它们在幽暗地空间里,衰老,锈蚀,腐朽,最后沦落为尘土。

让所有的大秦子民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中臣服在你的脚下,安静地接受来自你的万世庇护。

阿政,你知道吗?

你引以为豪的皇帝称呼在一万年后,也成了一种落伍。

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惭愧,因为终结所有战争这种事,即便是现在,也没有人能做到。

但现在的梦之国子民们,曾经的大秦的骨血传承者,他们正在不断的尝试着。

就像曾经的你一样。

所以我会帮他们,就像帮你一样。

你没让我失望过,我想他们也不会。

杨晓丽羡慕地说道:“有这种能力很方便吧?可以随便窥探别人的内心。想怎么与人相处都可以。”

她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似乎有些不对,急忙纠正道:“额,我是说,至少在做生意这一点上。也难怪之前与我做生意时,江老板你一点都不担心吃亏……”

似乎越说越不对。

杨晓丽的声音越来越小。

可让她送了一口气的是,江臣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的情绪,而是依旧很平静地说道:“其实也没有,因为我做生意时不怎么用它。”

“为什么?”杨晓丽强忍住回头去看江臣的冲动。

她实在有些难以理解,为什么有人可以拥有这么方便强大的能力却不去使用它。

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简直比柳下挥那个疑似性、功能障碍患者还要让人无语。

“因为没有必要。事实上,当你活得时间足够长后,你就会发现,所谓的复杂的人心其实也没那么复杂。善恶是非,千万年来都一样。所以才有人会说,‘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人类学会的历史教训就是没有学会任何教训。’”

杨晓丽沉默片刻,方才问道:“所以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江老板以前就见过?”

“是的,我见过。”

杨晓丽有些失望,落寞地问道:“看起来这座人间似乎没什么变化,江老板为此会觉得失望吗?”

“当然会失望,有所期望就必然会失望。但客观一点的说,如果说这片人间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人心也没有变化的话,那也有些偏颇了。”

杨晓丽被江臣的说法绕晕了:“什么意思?”

“在很久以前,像你这样的受害者基本没有表达愤怒的机会和能力。她们不一定能找到衙门,找到衙门后,可能的情况是,不管对错,先挨一顿板子。而在此之后,她们可能就丧失了说真话的勇气。而更悲观的是,我见过的那些施暴者,他们大多数都不会遭受到太过严重的惩罚。他们的罪行往往是没有代价的。但是现在……”

杨晓丽抢着说出了后面的话:“但是现在,我们至少有了合法表达的渠道和能力,而那些施暴者也会遭受到道德和律法的惩罚。不过说实话,我觉得他们收到的惩罚与他们造成的罪行来说并不匹配。”

“很遗憾,这是一个超出我能力范围的问题。”

“这样啊。”杨晓丽有些失望,但又不是那么失望。

她看了一眼还在那里做着美梦的肉块,忽然发自真心地笑了:“虽然很无力,好像也说过不止一次,但还是谢谢,谢谢你们为我做的这所有的一切。谢谢。”

泪水再一次从眼角滑落嘴角。

可奇怪的是,这一次的泪水咸中似乎略微带着甜。


     段玉道:我相信。卢九一直在仔一个人只要还有机会.为什么要小船还在水里打着转。突听哗啦过早地享受安逸,逃避挑战。格万妙真人尹凡,跺脚长叹一声,毒之一这时你就会嗅到一种神秘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