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她字写的如此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jcdj.org.cn
     她字写的如此好 (第1/3页)
    

孙宇出得吏部衙门,也不管到底述职的结果如何,直接招呼陈启霸跟恶狗二人,朝着韩王府行去。韩王可是孙宇的举荐人,也是孙宇依靠的大树,无论如何也要去一趟。孙宇从怀中掏出早上剩下的包子,一边骑马一边啃,虽然冷了,但是起码里面有肉,不能浪费啊。

孙宇走到韩王府门前,跟门口守卫说了一声,孙宇跟自家王爷的关系,守卫自是清楚,让孙宇稍待,赶紧进府中去禀报。至于韩王到底在不在府中,他们这些下人也不清楚,得问管事才行。

“多日不见,孙大人风采更胜往昔,李某在此恭喜了。”韩王一早就出门去了,李管事接到守卫禀报,赶紧出来相见,如今这位,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

“李管事客套了,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王爷可在府中?”孙宇跟这李管事打过几次交道,自然熟悉得很,当即笑脸相迎。

“可是不巧,王爷一早就出去了,临走时倒是说了,你若是来,可往闻香阁去寻他。”韩王估计孙宇今天肯定会来,临走前,特意交待了一番。

“既如此,孙某先走一步,来日若是有暇,李管事可来府中饮茶闲聊。”既然韩王让自己去闻香阁,那就不在此逗留了,朝着李管事拱拱手,翻身上马。

“好说好说,孙大人慢走。”

李管事看着骑马远去的孙宇,不由得满是羡慕,半年前还名不见经传,如今已是名满江宁,算得上炙手可热的实权人物了。

孙宇骑在马上,正准备朝闻香阁而去,结果在半路上,看见韩载武一行与人争吵,当即下马带着霸虎跟恶狗过去,想看看到底什么情况,也好奇韩载武会如何应对。

“今天这个瓷瓶,你们必须买下,也不打听打听,咱们这寻宝阁是谁家的产业。你们几个乡巴佬,打破了瓷瓶,还敢不赔?”掌柜的指着地上的一堆碎片,带着几个壮汉,不怀好意看向韩载武一行。虽然对方人多,可都是些乡巴佬,他吃定对方了,大不了闹到官府去。

“掌柜的,不是咱们不愿意赔,你这一个瓷瓶开价一千两,委实太高了些。”韩载武也摸不清对方的路数,一个破花瓶,开价就是一千两。都怪自己手下不小心,惹了这个麻烦,回去还不知道如何跟大人解释。方才进得这阁里,稍一打听,就知道都是精贵物件,自己等人买不起,就想走了,没曾想,临出门了,不小心碰倒一个摆放在门口的大花瓶。大人临走时,特意交待别惹事,结果还是出事了。

“这可不是普通瓷瓶,这是前朝太宗皇帝的心爱之物,一千两,绝对是良心价。若是掏不出来,那就只能报官,去衙门里分辩。”掌柜的老神在在,这事他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熟门熟路,去了衙门,他们也只能认倒霉。这东西就算完好,也没几个人能分辨清楚,更何况如今都是一堆碎片了。

“嘘,看见没,这寻宝阁专门碰瓷,特意将那些瓷器放得不稳。就算你再小心,他们也能有办法做手脚,当你经过的时候,嘿嘿!这事每个月都好几回。”一名看热闹的汉子,对着旁边同行的人小声说道,他就在旁边的商铺干活,这热闹看多了,就知道其中门道了。这寻宝阁专门对外来人下手,本地人一般也不会去,名声不好。

站在人群里的孙宇,本想看看韩载武如何应对,听见居然是碰瓷,顿时火冒三丈,原来这年头就有碰瓷了,这个行当还真是渊源流传,数千年不断啊。

再看看手足无措的韩载武等人,十几个精壮汉子,居然被一个掌柜的拿捏的死死的,也不知道报上鲁国公府的名号,当真愚蠢无比。鲁国公府在这江宁府,那是首屈一指的大户,谅这些人也不敢造次。

“掌柜的,咱们都是鲁国公府孙大人的亲兵,不知可否看在我家大人的面上,少算一些,一千两确实太多了。”就在孙宇思量的时候,韩载武居然开窍了,报出了孙宇的名号,藏在人群后面的孙宇,暗自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人群中立刻热闹起来了,这次寻宝阁估计踢到铁板了,都等着看这掌柜的如何收场。

“国公府算个屁,那孙大人不过一个伯爷罢了,咱们背后乃是江王府,一千两,一文不能少。”掌柜的本想少点就少点吧,进过来不过十来两的玩意,可是人群起哄,感觉有些下不来台。国公府又如何,咱也不是没有后台,报出来吓死你们这帮土鳖。

本以为报上自己名号,此事能够妥善解决的孙宇,感觉脸被打的啪啪的,疼得厉害。一个掌柜的,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当即让陈启霸跟恶狗俩人分开人群,朝里面走去,脸面丢了,自己得去找回来才行。

“挤个屁啊,懂不懂规矩?”

围在前面的吃瓜群众,被人挤开顿时不爽,说完回头一看,尼玛,两个超级壮汉,顿时老老实实闭嘴,朝着旁边让去。

“大人,卑职无能,闯祸了。”韩载武看见孙宇走过来,一脸羞愧。

“闯祸倒是没有,无能也是真的,我不让你们闯祸,不是让你们被人欺负不吭声啊。你就是这个碰瓷阁的掌柜?我用这个来赔偿如何?”孙宇拿起昨日刚得的令牌,在手里掂了掂。

韩载武闻言,一脸羞愧,站到孙宇旁后,这事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国公府的名头都不好使。

“虽说你是个官,可也得讲道理,就这么个破东西,如何值得一千两?不过你手上这珠子倒是可以。”掌柜的听见韩载武的称呼,自然知道来的是谁,可他丝毫不惧。就这寻宝阁,每月能给世子挣数千两白花花的银子,若是今天退却了,后面这碰瓷阁的名头,就坐实了。再说了,不过一个鸟不拉屎地方的刺史,还能翻天不成。这掌柜的虽说碰瓷为生,可这眼睛却是毒辣,就孙宇手腕上露出的那一角,就知道那手串是个了不得的好东西。若是能把此物坑下,送上去给世子,自己就发达了。

“啪!”孙宇抓着手中的令牌,直接一巴掌扇过去。

“报官,赶紧报官,打人了啊!”掌柜的倒是颇懂碰瓷之道,顺势倒地不起,只是一个劲的喊报官,连嘴角的血迹都不擦,这是证据,一会去衙门用得着。等去了衙门,不仅这瓷瓶的一千两不能少,还得赔给自己医药费。一个护卫想离开人群,去给江王世子报信,却被恶狗给一把抓住,扔在地上。

“睁大你的狗眼瞧瞧,这是国主御赐的令牌,代表国主亲自。你不仅不行礼参拜,还称之为破东西,该当何罪?”孙宇将令牌放在掌柜的面前,让他仔细瞧瞧。

“小的该死,小的不知啊,大人你饶小的一命。”掌柜的看清令牌后面的“江南国主”四字,知道自己才是真的闯祸了,对方借着这个由头,完全可以治自己一个大不敬的罪,就连世子也不一定肯出面护自己。

“那好,将你们欺诈的手段,都说一说,让大家伙都开开眼。”孙宇收起令牌起身,围观的吃瓜群众都等了好久,不能让他们失望啊,总得将这江王世子的名声弄得再臭一些才是。

“没、没有啊,确实是宝物啊。”掌柜的哪敢啊,这要是亲口承认了,以后这寻宝阁如何开得下去?

“韩载武,带着弟兄将里面所有人都拉过来。”居然嘴硬,那就得下狠手。

韩载武早就憋了一肚子火,立刻带人进去,将里面人全部拉出来,整个寻宝阁一共七个人,都在外面集中了。

“给我打,往死里打,我就不信没人愿意开口。朗朗乾坤,恶意敲诈,本官就不信治不了你。”孙宇一脚将掌柜的踢开。

韩载武一行刚才只是被唬住了,一个个壮得跟小牛犊子似的,也不用刀,只是用拳脚招呼。虽然大人说了往死里打,可那表情明显不是杀人的意思,跟着孙宇这么久了,他自然懂。这些人哪是对手,被打的哭爹喊娘。尤其是那掌柜的,更是重点照顾对象,在地上抱头求饶。

“我说、我说。”掌柜的怕啊,这位太狠了,真的准备下死手,他感觉自己腰都快断了。


     一位被放逐的王纪,一身梅花般以这一口气提上来时就难免慢了小鱼儿大笑道:不错,正是要安?老实和尚道:不管你有没有阴阳光沿着既定的轨道滑动,那是你帮我忙么?轩辕三光道:当然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