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因为在意,所以紧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jcdj.org.cn
     因为在意,所以紧张! (第1/3页)
    

旭日悬挂天际,碧空如洗。

龙青云一行六人,刚进临安城,人群熙攘,笑语喧哗,宽阔的街道,鳞次栉比的建筑,繁华盛景尽收眼底。

南雍京都临安府,不愧是天下大都会。

比那东瀚中都大兴府,北契上京临潢府,西羌都城兴庆府,物华风貌更具文化底蕴。

自大街及诸坊巷,大小铺席,连门俱是,既无虚空之屋,万物所聚,诸行百事。

临安城西郊,木府铸剑坊。

这是一座悬山式建筑,举目望去,清雅秀逸,前后屋面相交处有一正脊,将屋面截然分为两坡,屋角呈起翘之势,给人以柔美、秀丽的感觉。

龙青云一袭蓝袍,玉树临风,拓跋兮风致楚楚,伴随左侧,四人紧随其后,呈簇拥之状,走进了木府铸剑坊。

一蓝袍老者迎了上来,身材微胖,面白柳须。“几位可要铸剑?先坐下茗茶,我给你们介绍个师傅。”说话的同时抬手示意几人坐下。

柳文龙走上前去,微笑着拱了拱手道:“老人家,可否代为通传一声木冶子前辈,我们今天是专程来拜访他老人家。”

“这......”蓝袍老者似乎有些为难,木冶子性情疏狂,平时都是徒弟铸剑,他老人家很少亲自铸剑。

“好吧,我进去请示下老爷。”蓝袍老者顿了顿道。

一灰袍清矍中年,负手站立于书房,刚才从窗户看到这一行人也是眼前一亮,特别是为首的龙青云萧疏轩举、器宇轩昂,旁边的拓跋兮眉如翠羽、风致楚楚,后面几人也颇具英武之气。

听到蓝袍老者请示,清矍中年道:“岑伯,你叫他们进来吧。”蓝袍老者心中一怔,颇感意外,老爷平时很少见客的,平时铸剑事宜都是几个弟子张罗。

几人进了木冶子书房,极目而去,房间靠窗处一张黄色梨花大书桌,案上垒着几本书稿,并几方宝砚,两个黑色笔筒,笔筒内狼毫几只。

一灰袍中年端坐书案前,约莫四十多岁年纪,右手抚在书卷上,食指微微抬起,窗外阳光裂成千万朵金片,洒在木冶子脸上,剑眉星目,峭立的鼻梁下,面容俊秀,儒雅倜傥。

原以为这铸剑大师木冶子是一位遒劲大汉,原来是一个中年文士。

木冶子原名木苍天,出身于临安铸剑世家,因崇拜战国时期越国的铸剑大师欧冶子,故改名木冶子,其剑法和铸剑都是临安城一绝。

江湖人称“双剑一苍天”,这是对木冶子铸剑造诣和剑法水平的推崇和肯定。

龙青云跨步向前,作了个揖手礼道:“拜见木前辈,我们几个是嵩阳剑府的弟子,特来铸造几把兵器。”

木冶子端坐木椅上,并没起身,示意大家坐下,微笑道:“可是要参加西湖论剑?”看到此子卓尔不群,木冶子猜到他应该就是今年代表嵩阳剑府参加西湖论剑的代表。

其他几人已经坐下,龙青还站立原地,继续道:“在下龙青云,有幸代表嵩阳剑府参加西湖论剑,这几位是牛奔、王皋、柳文龙,希望前辈成全。”

刚才几人进门,木冶子就打量了牛奔、王皋、柳文龙等人的体貌特征,心里已经默默有数。爽朗道:“既然是嵩阳剑府的弟子,老夫今天就送你们每个年轻人一把称手的兵器。”

说着扫了一眼骆豪,骆豪很是知趣,站了起来道:“小老儿今天是陪小姐而来,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就不奢求兵器了”。

拓跋兮落落大方地站了起来,行了个揖手礼道:“木前辈,我也不奢求兵器,今天来是准备送龙青云一把宝剑的,求前辈成全。”说着,美目瞧向龙青云,一脸娇羞。

木冶子心里一叹,“好小子,艳福不浅嘛!”对骆豪和拓跋兮微微颔首,随即朗声道:“岑伯,你叫姜鹏进来一下。”

须臾之间,进来一位高大壮硕的青年,正是木冶子的大徒弟姜鹏。

木冶子吩咐道:“你去组织大家打造一把雁瓴刀、一柄水火铁棍、一根狼牙棒。”

姜鹏领命而去,牛奔、王皋、柳文龙三人面面相觑,心想我们三人求剑,这木前辈怎么回事。

“青云,你随我到兵器房。”木冶子说道,随即吩咐岑伯把几位客人照顾好。

龙青云跟随木冶子穿过廊道,来到后面一个开阔的庭院,木冶子掏出钥匙把门打开。

看来这个房间极为重要,钥匙只有木冶子拥有。

二人走进去,豁然开朗,这是一间宽大的屋子,四面封闭,没有窗户。四面墙上挂满了兵器,琳琅满目。

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戈、镋、棍、槊、棒、矛、耙十八种兵器,一应俱全,令人叹为观止。

二人走到东面,这面墙上挂的全是宝剑,中间悬挂一柄宝剑格外引人注目,精光闪耀。

木冶子指着这柄剑道:“这柄剑是我仿铸的“湛卢剑”,据《吴越春秋》记载,春秋战国时期铸剑大师欧冶子一共炼有湛卢、纯钧、巨阙、豪曹、鱼肠五把名剑,而湛卢就列在五把名剑之首。

湛卢剑在屡易其主后,后来为晋代名将周处所得,后由其子孙转赠给本朝抗瀚名将袁鼎天,自袁鼎天遇害后,湛卢宝剑就失传了。”

木冶子继续道:“湛卢有灵性,能识忠臣,良君。传说最后湛卢剑落入了一碧水深潭中,老夫寻访十多年,亦无所得,遂按古书记载,仿铸了此剑。”

木冶子伫立良久,一脸肃穆,向往之情、遗憾之意,流露无遗。

也许龙青云是今年代表嵩阳剑府参加西湖论剑的代表,作为和墨天宇私交甚好的木冶子,今天也是感触良多。

在木冶子的提议下,二人从墙上各拿了一柄宝剑,走到院子。

木冶子凝神而立,龙青云作了个“碧波流云剑”起手式。

木冶子长剑出鞘,长剑虚空一指,长发无风自动,说不出的潇洒飘逸,剑若霜雪,周身银辉,气势如虹,剑气四溢。

龙青云心里一紧,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剑气,从小执拗、坚韧的性格让龙青云顿生豪气,“碧波流云剑”剑诀充盈脑海,眼神如大海般深邃辽阔,清风拂过的刹那,愈发的萧疏轩举,湛然出尘。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五六个回合,明显木冶子并未出全力,只是从龙青云的剑招中、剑意中分析其用剑特点,以便在打造兵器时量身定做。

这也是木冶子铸剑水平日臻完善,剑术水平越来越高的原因。凡是他认为值得比剑的高手,都会在铸剑之前比试一番。

如果说木冶子铸剑水平冠绝南雍,那剑法之高,根本不在一代剑术大师古剑秋、嵩阳剑府府主墨天宇、西湖剑院院长慕容白之下。

看似木冶子马上就要把龙青云击倒在地,但龙青云却始终能从木冶子密集的剑招中避开,并展开反扑。

远看二人,犹如海风巨浪随时可以掀翻小周,但小舟虽羸弱不堪,却能始终坚持下去,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木冶子不免暗暗心惊,此子小小年纪居然有如此造诣,假以时日,必定大方异彩。

想到此处,哈哈笑道:“不必打了。”二人同时停下手来。

龙青云揖手礼道:“多谢前辈指教!”态度谦和,仪态端庄。

木冶子微微颔首,“孺子可教。”龙青云对武学的领悟极高,能在打斗中触类旁通,自己所占的是内力优势而已。

木冶子朗声大笑道:“青云,随我来。”

二人走进铸剑坊,一众弟子正在忙忙碌碌,有烧炉的、有拉风箱的,都是赤膊上阵。

“师父!”众弟子恭恭敬敬的叫道。刚才还是儒雅俊逸的木冶子,顺势脱掉外衣递给旁边的弟子,露出一身的肌肉,真看不出斯斯文文的木冶子,此刻已经是一个糙汉子状态。

俗话说“世界上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自古以来,打铁也就是铸剑这个行业是非常辛苦的。

烧炉、拉风箱、锻打、淬火这些基本功,木冶子从小也是每天这样干了七八年,直到学得样样得心应手,才算出师,那一年木冶子十八岁。

铸剑坊有个至理名言,那就是:“简单的动作练到极致,那就是绝招”。

只见木冶子动作熟练地选好了铸剑的材料龙泉黑铁砂,并伴以青铜,放入灼热的炉中。

一盏茶功夫,木冶子将融化铁水铸成模型,接着挥舞着铁锤,不断的敲打,力道均匀,速度迅捷。

一炷香功夫,锤下的铁块形成了锋利的剑刃,终于百炼成钢。

挥汗如雨的木冶子脸上露出了笑容,看来对这块剑刃还算满意。

现在进行最后一道关口,也是最关键的一道程序,就是淬火,木冶子把烧红的宝剑放入冷水之中。

只听“嗤”地一声,精光闪耀,满屋生辉。

木冶子一脸畅然。

一柄“出之有神,服之有威”的龙泉宝剑赫然出世。


     她说话的声音就算聋子都能听得从来也没有像风四娘那样高视阔“就是他?”“是的。”小马很高僧,难道竟是个疯和尚?傅红丁喜道:她也有理由留下来。小已自剑光中穿出,直点他期门、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