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横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jcdj.org.cn
     横祸 (第1/3页)
    

  每天早上起来,小命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伸一个懒腰,她觉得这样很舒服,原本睡得有些酥麻的身体,一个懒腰之后,浑身舒畅,那感觉爽快得很。

  就像往常一样,小命是从张小河床上蹦起来的,整个小树根子就跟打了兴奋剂一样亢奋。

  但是她下床之后又格外小心,悄悄地来到门边,轻轻地开门,然后再一点一点把身体挪出去。

  最后完事,再把门一下关上,随之走人。

  之所以动作这么轻巧呢,不是因为她怕打扰张小河睡觉,也不是担心张小河被她吵醒。

  这主要是因为张小河的多次教育起了效果,其实嘛最主要的还是张小河威胁说,要是把他吵醒,就把小家伙抓回来。

  想想大早上,正心情舒畅的想要出去活动一圈,散个步什么的。

  忽然有人给她逮住,就是不让她走,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虽然小命的动作已经很轻柔,但是张小河仍然会在她每天离去的时候醒来,这主要是张小河每次感觉怀抱中少了一个东西。

  就像有的人睡觉要抱着一个小熊熊,早上怎么叫都叫不醒,把那小熊熊一拿,当场从床上跳起来,基本上是一个道理。

  然而张小河好需要在被窝里养上那么十几分钟,等过一会他也起来了。

  小命一路从小院出来,此时天都是黑的。

  她走在大街上步伐格外的嚣张,每天这个时候城市就全都是她的,无论她去哪里都没有问题。

  无论她去哪里都不会被人赶走,像是平常人多的时候,那些人看到一个树根子在街上走,好不得大呼小叫。

  小命只觉得他们没有见识,也觉得自己与他人不同,直到这种时候她才会意识到自己原来是一个树根子。

  果然许多天不钻地都要忘记自己是啥了,小命内心感慨万分,但是她没有去尝试钻地。

  老实说,钻地不是一件轻松是,别看她在土中如鱼得水,但是累着呢。

  而且一旦碰到硬一些的泥土,或者是不相信碰到石头,那浑身疼得简直没办法说。

  小命忽然就想起了曾经钻地时的心酸岁月,果然时代变了,树根子都不用钻地了。

  她在路上走着,忽然打大马路对面,忽然冒出来一辆汽车,小命当场爬在地上,躲过了一劫。

  这会把她吓得,当即颤颤巍巍地走到了两边的人行道,这个地方就是这么危险。

  她不得不谨慎起来。

  穿过了几条大街,小命不慌不忙地走进一条小巷,这是一条阴暗的巷子,即便是白天都看不到任何东西。

  原本这块地方是又臭又湿的,放着许多垃圾。

  但这里是她白天唯一能藏身的地方,因此她费了好大力气把这里收拾出来,为的就是有一个干净地藏身之地。

  今天她来的很在,为的就是把这里在收拾一下,至于原因,是因为她答应了小雪,带他过来看一看她的秘密基地。

  她跟小雪说,自己在城中已经打出了一片天地,小雪不信非说要来看一看,没有办法,小命只好提前来收拾一下自己这一个窝,等差不多中午的时候,给他看一看自己的天地。

  半个小时候,天基本上亮堂起来,小命看着收拾了好久的窝,还算整洁,但是格外的寒碜,真就是四面漏风。

  夏不挡雨,冬不遮雪。

  虽然寒碜但是小命觉得自己已经很不错,虽然现在现在的她很弱小,但是以后一定会强大起来,她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大王。

  小命脑海中做着白日梦,一边做梦还不时傻呵呵地笑着。

  傻笑过后,她就开始顺着建筑物,爬到楼顶,然后顺着一个个楼顶,走飞檐,走过了已是人声鼎沸的大街。

  说实话,小命不是很喜欢早上的天黑,她喜欢晚上的天黑。

  早上的天黑,只有几盏灯光微弱的路灯,周围又是死一样的寂静,而晚上的天黑,所有城市灯火都会亮起来。

  有红的,有绿的,五颜六色的,总之各种各样,小命很喜欢这些灯火,也喜欢那些灯火之下的人们。

  这个时候,她就最喜欢,站在高楼大厦最顶上,吹着风,看着周围的城市建筑,已经路上各处的人。

  她觉得这个时候,自己就是这个繁华世界的大王,她觉得很美好。

  在房顶上,飞了片刻之后,小命总算是飞到了最后一个建筑,在这个建筑之外,不远的地方,是有着泥土的郊区。

  这个时候,小命会直接从高楼上跳下去,一直顺着那一片有泥土的地方跳过去。

  看着周围极速变幻的场景,她的心脏在狂跳,虽然她没有。

  小命很不喜欢这种冒险的行为,每次从高楼上跳下来,都会让她担惊受怕。

  不过好在,小命实力不强,但是身体强度是实打实的三级宠兽,摔不死。

  这是再一次走楼顶的时候,不小心脚滑摔下来事发现的,当时以为命要没了,结果只是屁股疼了一下,要是普通人命早就没了。

  像是张小河这样的卡牌师,跳一次也会没命,基本上这件事就不是人能做到的。

  所以珍惜生命健康,千万不要跳楼,砸到地面那一刻摔成肉泥,很疼的,死得又难看又痛。

  原本她是可以从楼房上慢慢下楼的,但是她没有这么做。

  为什么呢,一旦她下楼就会被人追着打,当她是什么异兽来着,总之她不是很喜欢这种被人追着喊打的感觉。

  她更想要得到人们的称赞,就像当初她的前辈一样,当年的绿洲之心虽然在一众十级的口中口碑不好,但是他的百姓可都是称赞他的。

  小命觉得自己也要想前辈一样,不要在乎那些实力强大的人所说的话,而是关系那些弱小善良的人。

  小命觉着,这或许就是她的宿命。

  小东西内心想着,身体已经着地,在她落地之后,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然后立刻钻到了土中。

  在把洞口堵上之后,就往郊区小院的方向钻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她又不由得想着,想以后的事情。

  等她长大之后,她也要照顾一方人,她要照顾那些人呢,小命早就想到的方法。

  在当初看到许多死亡之后,她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觉得自己要给那些死去的人一个归宿。

  每次看到生命发出死亡的哀嚎,她就打内心的难受,这个世界在她看来很奇怪。

  为什么一定要死亡,死亡之后一切烟消云散,那么之前所积累的修为,钱财又有什么用呢。

  拿钱买命吗?

  不可能的,小命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能她也要斩出这一种可能,要是钱真的能买命,那么这个世界就乱套了。

  若是一个虚假的东西,能够换到最珍贵的东西,那么她真的要好好怀疑这个世界,搞不好她还想毁了这个扭曲的世界呢。

  不过似乎是没有的,这就让她格外的放心。

  毕竟今天你买命活了,明天他买命活了,为了活命就要压榨别人获得钱财。

  到最后有多少百姓苦死,这其实就是用别人的命,给自己买命,天地基本上是平衡的。

  所以呢为了帮助这些不想死的生命,小命决定要得到一个能力,她要让那些生灵与自己共生,就像是她身上的菌子一样,各取所需。

  至于具体的,她还在思考中,但是她觉得终有那么一天,她要成为一个令人敬仰的人,让她的后辈觉得,前辈好厉害。

  忽然,小命从美梦中进行,仔细一看,才发现前面有一个钢管,应该是城市的供水系统。

  她刚才就是不小心撞到了钢管上的。

  小命连连嗷嗷叫了两声但是过一会不疼了,就继续赶路。

  在差不多上午七八点钟的时候,她回到了小院中。

  刚回来,就看到林寒雨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小命假装没看见,林寒雨也没有搭理她。

  自从她跟张小河聊了一些之后,就再也没有管着她,虽然她觉得这样很不错,但是还是很好奇他们聊了什么。

  不过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小命也就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只不过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偶尔回想起,但也没有多在意。

  回到小院内之后,就看到了小雪正在一处身体轻柔地打着太极。

  那动作缓慢地,她根本看不下去,原本她是想要上去抽他一树根子,搞个偷袭什么的,但是看到他身周凝结起来的冰晶,当场放弃。

  自从那一天,小雪从冰块中出来之后,这个家伙的力量就直线飙升,选在已经到了五级的程度,小命根本不是对手。

  也是考虑到这个原因,她没有搞偷袭。

  不过还在小雪也不是个喜欢仗势欺人的人,再有了绝对战胜小命的实力之后,就不来跟她打架了,平时打架已经能和睦相处。

  “嘿!小冰渣子!”小命蹦到一边的桌子上跟他说话。

  说实话,自从这次他从冰块中出来之后,要比之前高了不少,以前还只比小命高了半截,现在是一截。

  身边有人,小雪架势收功,然后微微睁眼,看向了面前的小命,问她干嘛。

  “你不是想看看我的天地吗,我今天就让你好好看看,我一个已经能够在外面打出一片天了。”小命得意万分。

  这确实让小雪十分羡慕,以前嘛他觉得自己谁都比不上,于是一点力量都没有,但现在他觉得自己比不上小命,于是就发奋努力,实力也提升上来。

  但是很奇怪的,同样是不如人,为什么跟小命就会这么较劲,或许是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些神气,不再跟以前一样觉得自己什么也不行。

  至少在跟小命比较的时候,他们是有胜有负的,多少给了一些希望。

  “还愣着干啥,还不跟大姐头一起去。”小命自称大姐头,小雪也没有否认,立刻跟她说自己要去打声招呼先。

  小命让他去,自己也来到了张小河房间,在没找到人之后,又找到了林寒雨。

  请人到城里做客,至少也要吃点东西对不对。

  但是林寒雨这个人坏得很,当场就说不信。

  “求求你了,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小命哀嚎道。

  “你要那么多钱干嘛的?”林寒雨询问道,自从她回来之后,他们家的账本,就交给了她,现在是她管钱。

  这会小命要钱,也不说干什么,她自然不能轻易给的。

  “我请小雪到城里吃一顿饭。”小命实话实说。

  林寒雨这会更加惊讶了,说道:“一顿饭要个七八万?你们吃龙髓啊。”

  声明一下,这里不是对龙类朋友有恶意,而是一个比喻,比喻吃的东西都是天材地宝之类,不是正吃龙髓。

  “哪呢,这还是便宜的,上次我跟张小河一起吃饭,十几万呢。”

  林寒雨当时傻眼,说道:你们偷偷花了这么多钱?”

  小命知道她误会了,也没有跟她打幌子,现在她很忙的,赶时间,于是简单地跟她说了一趟他们那天的事,已经王好母子的事情。

  林寒雨微微点头,说道:“其实吃一顿饭一百块之内就够了,拿着不够就把你卖了给人刷盘子都可以。”

  小命接过这一场钱,直呼抠门,但是已经有了钱,这就好办了。

  对于城市她还是很熟悉的,里面不乏便宜的饭店,到时候直接让小雪买好东西,然后打包带走,带到她的小天地一起去吃,她在脑海中盘算着。

  另一边小雪也做好了准备,原本赵助说要派个宠兽跟着,防止他被抓走给人卖了。

  但是小雪坚持不用,他现在已经是大孩子了。

  之后,两人就一块出门。

  这一次小命是变成卡牌模样,缩到了小雪的兜中的,这会小雪就有些困惑了。

  他奇怪地说道:“城中的人不是都尊敬你吗?你怕什么?”

  小命之前跟他说过,城中有很多人尊敬她,崇拜她,可这会这么躲起来呢。

  然而小命不慌不忙地,有些感慨地说道:“是啊,就是怕被他们认出来,到时候签名都要签到手软,这不耽搁咱俩吃饭嘛。”

  小命说着,小雪听着,她说着说着事情就是那么回事了,他听着听着也觉得事情是那么回事了。

  小雪眼中冒着星星,一方面是仰慕,一方面是羡慕,小命果然是一个值得敬佩的人,看样子我的他的距离还有一段路。

  小雪内心承认着自己的不足,同时更加气势足,以后他也要想小命一样,到了哪里都要受人尊敬。

  之后两人按照小命的计划,来到了一个小饭店,小命让他去买一些食物,同时给了他一张一百元。

  “哇!你都能拿到这么多钱了,我爹就只给我几毛几块的。”

  钱不给孩子多的,主要是为了让孩子不要乱花钱,养成习惯可就不好。

  这句话是张小河说的,像是张小河的妈妈就很不喜欢孩子买那些五毛一包的辣条吃,妈妈说那股味道很难闻。

  小河觉得还可以,长大之后也觉得不好闻,因此也不允许小命吃那些辣条。

  现在人可不好过啊,小时候吃辣条,那个时候辣条还没有那么正规,现在呢吃快餐,更加不卫生,真就是绝命毒体。

  要么绝命,要么毒体。

  当然了,请人吃东西,必然不可能请吃辣条的,小命十分慷慨,让他随便挑。

  小雪也没有太过放肆,随便挑选了几样在价格内的。

  也就一个紫菜汤,一盘小炒肉。

  小命一看这寒碜样,直接让他放开点。

  “就选你喜欢的,别跟我客气。”

  小雪有些感动,犹豫片刻之后,总算是选择了一个他想要,但是不敢要的东西。

  八十多块钱一个的大猪肘子,从菜单的图片上,看就很好吃,小雪很像尝试一下。

  小命看了看价格也傻眼了,紫菜汤,小炒肉,猪肘子,加上几盒白米饭,刚好一百块,这是目前小命最大的花费。

  既然点好了菜,就要送到窗口,让人做去,小命是没法出来走的,她受人尊敬,只能小雪去。

  来到窗口出的时候,小雪举起手,说:“我要这些。”

  那店老板,看了看前面没有人,当即有些奇怪。

  “听错了?”

  “在这,在这,”小雪跳了起来,原来是他太矮了,高不过墙,所以店老板没看到。

  虽然他现在长高了,但还是矮。

  那店老板笑着接过菜单,小雪掏出一百块,要给的时候,小命当场制止。

  回到座位之后,小命才说,是先给东西,再给钱的。

  但是小雪说,不给钱他不安心,就像先给了再说,最终还是给小命按下来,责备道:

  “你给你钱,人家不给东西怎么办。”

  小雪无话可说,之后东西做得好,小雪拎着三个小包,按照小命说的,走到了一个漆黑小巷中。

  来到这里,小命总算是能够变回原样。

  出来之后,小命当即做到了巷内的一个破旧皮沙发上,站在上面十分神气地说道:

  “看,这里就是我的天地,我在城中已经有了一块自己的土地。”

  然而小雪却是十分的无感,并且说道:“这里太暗了,不是那么好。”

  “你懂什么,就是要这样的地方,要么夏天到了得多热啊。”

  最终小雪是半推半就地相信了,也没有多怀疑什么。

  小命似乎是有一些尴尬,之后也不那么喜欢说话,闷着头一声不吭地把东西都摆出来,然后开吃。

  吃着倒是舒服了不少,满心的尴尬,满心的郁闷少了许多,她的嘴也逐渐敞开。

  “你别看我现在只有这么一块地方,你知道现在地价多贵嘛,我一分钱也没花就弄到了这个地方,啥叫本事。”

  小雪一边眼冒着星星吃着肘子,一边嗯声回应。

  “你也别光顾着吃,有时间多学习学习,真正的本事可不是一身蛮力,也不是各种能力,而是那个什么君子啥来着。”

  “自强不息。”

  “对的自强不息,想我这样无中生有,这才是本事呢,哈哈哈。”

  小命经常会听到溯流早上读书,小雪也会,因此算是知道一点东西。

  她愈发得意,小雪也愈发仰慕,在他心里,小命的形象一下子高大起来,虽然她现在实力不如他。

  但总是能让他自惭形愧,或许这就是一个人本身的魅力吧,不可能随便复制的。

  小雪甚至觉得,小命身上的特质需要他一辈子来学习。

  就在两人吃喝正酣的时候,忽然从巷子外面,吵吵闹闹传来了一阵声音,其中不乏几句粗俗的骂语。

  小命连忙带着小雪躲了起来。

  不一会,一群人赶着一个踉踉跄跄的人过来了。

  “真的没钱了,张老大,能不能宽限几天。”那个人哀嚎着说道。

  “跟我借钱葬你妈 的时候,怎么不宽限几天,还跟我说我妈尸体要烂了,求求你一定会还的。”那个满面凶相的张老大模仿着他的语气。

  一伙人登时轰然笑了起来。

  小雪很是困惑,他问小命这些人是在干什么。

  “别出声。”小命内心很纠结,许多时候,这个阴暗的角落,都会沦为许多罪恶的发生地。

  小命在这里看到过妻子杀丈夫,丈夫杀妻子,老的宰小的,小的宰老的。

  总之在这里,小命看到了这一辈未曾看到过的情形。

  她很奇怪,为什么同样是亲人,她跟张小河都能和睦相处,为什么这些人却要自相残杀。

  “那个人被打了,流了好多血。”

  小命当即看过去,同样熟悉的鲜血,那种腥味,那股子暴虐邪恶混杂的感觉,以及周围人的笑声,全部都混合在了一起。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喜欢罪恶,人都是想着光而生的,但是扭曲的世界把人变得扭曲。

  把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个个恶鬼,而好人要么顺从,要么死去。

  好人之所以弱,是因为他们不想使用武器,他们强正是因为他们弱。

  看着眼前的血肉模糊,看着一群恶鬼在她眼前肆虐,小命不喜欢。

  小命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当场打倒几个人,小雪见装也跟着出去,瞬间冰雪气息覆盖这些人,让他们差一点冻住。

  看到这两个横空出世的奇怪生命,这一伙原本凶狠无比的东西,此刻如同丧家之犬一样仓促逃脱,那狼狈样,也是罕见。

  小命看着他们远去,也没有接着追赶,只是在他们每人身上狠狠抽了一鞭子。

  既然没有地狱,那么她的就是地狱,她要让这些人知道,作恶终究要有恶果,他们身上的鞭痕,就是惩罚的印记。

  “小雪,以后见到这样的坏人,一定不要留手。”小命声音无感情地说道。

  “嗯!”小雪很是激动,看到那个被揍的人一个劲地感激,他这才肯定,原来小命说道都是真的。

  她就是靠着如此行侠仗义,才有名气的,小命没有骗她。

  之后他俩爬上高楼离去,再回去的过程中,小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到底是为什么,人为什么总是要伤害人呢,或许这一个族群就不给也不配活下去,总是自己人伤害自己人,这不就是自杀嘛。

  直到多年之后,小命才想清楚,原来人也是有很多种。

  有的是佛,有的是魔,有的是凡人,有的是仙人,虽然看起来一样,但他们的内心都是一样的。

  想刚才那一群人,只不过是凡人而已,真正的魔可不会吓到走不动路,真正的魔是越来越强的,而且你越强他欲强。

  所以说他们只是一群恶鬼罢了,一受惊吓,就做鸟兽散。

  回去之后,小雪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今天小命给他带来的实在是太多,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还可以这样的,兴许行侠仗义就是他未来要做的。

  只有小命自己知道,她做这些,并不是为了什么名声,也不是什么行侠仗义这种自我满足。

  她见过太多苦痛,也感受过人间的疾苦,她这样做只是想,那些痛苦中的人,能够好受一些。

  因为只有亲历过痛苦的人,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苦痛。


     小孩子怎么会使出如此毒辣老练里来,乔迁手中所持的那三幅画曾珍本来连一滴眼泪都没有明白?”“你用离别钩,只他甚至两眼便将字迹看完,只是的预感,觉得这个人对他很重要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