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狗眼看人低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shjcdj.org.cn
     狗眼看人低 (第1/3页)
    

卫湛等人离开襄阳的破庙后,卫湛见林星彩的行为反常,便说与唐公碧听,想让唐公碧与林星彩聊聊,唐公碧进了林星彩的房门,林星彩一紧张,突然,手上的一个铁盒掉了,林星彩立即拿起铁盒不让唐公碧看。

唐公碧道:“这是什么?给姑姑看看?”林星彩道:“这是我的!”唐公碧道:“我知道,给姑姑看看,姑姑就还给你,你一定是在为这个东西苦恼吧,姑姑也许知道这个哟!”

林星彩毕竟是孩子,也就拿出了铁盒,唐公碧一看铁盒,林星彩道:“上面有十四个字,我怎么点,但是铁盒就是打不开。”

唐公碧一看笑道:“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林星彩一听便点了上去,没想到铁盒果然打开,欢快的叫道:“姑姑好厉害!”

唐公碧笑一笑,见铁盒里面有一本书,拿来一看,没想到竟然是一本无名剑谱,林星彩夺来道:“这个是我找到的,是我的。”

唐公碧心中想道:“星彩不会武功,将来如果不在他身边不知道怎么办好。”便对林星彩道:“星彩啊!是你的就是你的,你在哪里找到这个剑谱的。”

林星彩道:“之前那个破庙。”

唐公碧一想立即夺了剑谱笑着对林星彩道:“星彩,既然这个是你的,那么剑谱上的剑法你一定要学会,你学会了,就说明是你的,那时候我就还给你!”林星彩也不好说什么也就答应下来。

唐公碧道:“既然这本剑法无名,但是剑招有四百八十招,那就叫楼台烟雨剑法。”于是唐公碧开始教起林星彩练习剑法。

后胜熙三人来到李府,李老出门迎接。李老名为李尚,曾经是江湖杀手,自从后来发了一笔横财之后便来到莱州退隐江湖,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李尚出李府见到后胜熙道:“小婿,你可算是来了,你可不知道,我那小女可是朝思暮想呢?”后胜熙笑道:“是么?那我去见见小姐吧!”

后胜熙对南宫万和罗城正两人道:“你们四处逛逛吧!我先去看看我未来的夫人。”南宫万道:“去吧,别怠慢了佳人。”后胜熙于是立即离开。

李府内,一名丫鬟边跑边叫道:“小姐,小姐!姑爷来了。”一女子在屋中听到丫鬟的话,便叹气道:“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父亲看上他不过就是文韬武略,胸怀大志而已,但是这些对我来说算的了什么,对于后胜熙来说,在他面前,我又算的了什么?”默默的说一句道:“不见!”

后胜熙来到,丫鬟在屋外守着道:“小姐身体不适,姑爷请回。”后胜熙道:“既然知道我是姑爷,那岂有不见之理。”推开丫鬟,冲了进去。

丫鬟道:“现在姑爷还没有和小姐成亲,怎么能这样!”后胜熙回头对丫鬟道:“既然知道,那还敢对我如此大呼小叫?”丫鬟道:“我是小姐的丫鬟,不是你的丫鬟!我姓李。”

后胜熙看见屋内没人便道:“说的好,你叫什么名字?”丫鬟道:“小彤。”后胜熙道:“小彤,你把这封信交给你家小姐,我走了。”说着便离开。

小姐走出屋看着走廊道:“他走了吧!”小彤道:“小姐,这封信,这......。”小彤打开信封,将里面一沓厚厚的“书”拿出来递给了李小姐。

小彤道:“小姐,这么厚,还是不要看了吧!”小姐道:“没事,我看会,你先下去吧!”小彤退下。

后胜熙回到住处见到南宫万,南宫万道:“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后胜熙道:“你以为我想回来啊?她躲起来不想见我,我也不好把他揪出来不是?就给了一封信。”

南宫万疑惑道:“噢?你写信?写的什么?”后胜熙自豪的笑道:“写的都是我对若水小姐满满的爱意。”南宫万笑道:“那李若水小姐看完肯定会感涕淋漓啊!”

李若水看着信,心中道:“自见娘子画中之美貌,喜不自胜,妩媚多姿,梦中一会,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回雪。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瓌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骨像应图。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愿来日夫妻朝夕相伴、天长地久。”

李若水看着一笑道:“我原本以为浪淘沙令的飞沙堂堂主后胜熙只是一个江湖莽夫,没想到文采居然如此出众也看不出他有什么琐事,只想和我在一起,看来父亲是为我选了一个好夫君。”说着正要去见后胜熙。突然,走廊出现一人,向右一看见到了李若水,便走向了李若水。

李若水一脸诧异的看着罗城正,不知家中怎么来了一名少年,罗城正缓缓走来,一阵强风吹来,手上的信吹了起来,罗城正一看,立即使出轻功越起,在空中把信全部给拿在了手中。

李若水仰天惊叹罗城正的速度,罗城正接住了所有的信,看了看,竟然背了起来,李若水更是感觉奇怪,怎么一个男子看一眼就会背这封信,还能猜出后面写的诗句。

罗城正背完后将信递给了李若水道:“这是你写的《洛神赋》吧!”李若水疑问道:“什么?《洛神赋》?” 罗城正笑道:“没错啊!这里面全是魏代曹植写的《洛神赋》,我儿时经常背。”

李若水一听这下懵了,原本以为后胜熙是一个文采飞扬的人,却没想到只是全部抄袭先人的诗句而已,反而对后胜熙的看法相比于之前更加恶劣,认为他是一个会欺骗的人,跑着去往李尚处。

罗城正一脸疑惑,也就离开,回到住处,见到南宫万和后胜熙,突然李尚派人请后胜熙,后胜熙带着南宫万和罗城正前往。

李尚对后胜熙道:“贤婿啊!对不住啊!”后胜熙一脸疑惑的笑道:“岳父大人何处此言?”李尚对后胜熙艰难的道:“我不能让你和若水成亲!”

后胜熙此时已经愣住,这句话对于后胜熙来说犹如一道晴天霹雳。

后胜熙的低下头心情极其复杂,南宫万问李尚道:“李老,你为何不同意把女儿嫁给后堂主呢?”

李尚无辜的叹道:“我何尝不想让女儿嫁给他啊!之前女儿在我的再三恳求下好不容易答应,可这会儿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刚刚听说你来了,竟然跟我说死活不嫁?还说你是什么伪才。”

罗城正道:“怎么会如此突然?”

李尚对后胜熙道:“我好说歹说,若水就是不同意,我也是没办法,不过你放心,你再待上三天,我再去跟他开导开导吧!”

后胜熙心情极其复杂,感觉自己已经快魂飞魄散,起身苦笑说道:“三天,不用了,李老何必强人所难,我现在就走。”

南宫万和罗城正也一同离开。

南宫万前往柔水派,而罗城正觉得后胜熙可怜,想陪着后胜熙前往飞沙派,却被李府的丫鬟叫住留下。

罗城正进入到之前的李若水的闺房门外,李若水道:“进来吧!”丫鬟退下,罗城正推开门但是却没有进入。

李若水在屏风后面的床上坐着道:“为何还不进来。”罗城正道:“原来之前的姑娘是小姐,我之前就冒犯的小姐,请小姐恕罪。”

李若水道:“我不怪你,进来吧!”罗城正道:“小姐一清白女子,我岂可随便闯进他人的闺房之中。”

李若水有些生气,起身来到罗城正面前隔着门槛,还没等李若水说话,罗城正便问道:“小姐为何要拒绝这翻婚事?后堂主为人仗义,胸怀大志,武艺高强,对你又是情真意切,你到底为何不为所动?”

李若水生气道:“你不用一上来就夸他,他为人仗义是对你们,胸怀大志就会时常冷落我,因为我对他的大志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武艺高强,我觉得少侠你的武艺更加高强,而且是文武双全,至于他对我的情,我现在是年轻,可是他也很年轻,等到我人老珠黄,他还年轻的话,早晚会把我踢开,更何况他很有可能是看上了我爹的财产。”

罗城正心中一惊道:“这说的,没想到一个十四岁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的言语。”但是嘴上却不好说什么。

李若水道:“但是你就不一样!”罗城正立即说道:“我也很年轻。”

李若水道:“虽然你很年轻,但是你和我相差不几,我听爹说,你是一十三吧!”罗城正道:“我三日后就是一十四。”

李若水道:“这就对了我三日后也就一十三,我们是同月同日生!”罗城正问道:“那又如何?”

李若水道:“如果说,后堂主是曹植,我是宓妃,那么我希望你是曹丕。”于是想趴在罗城正的胸前。

罗城正虽然年轻,但还是理智,急忙后退,李若水很生气,差点向后摔倒,罗城正急忙上前,抱住李若水,李若水本来差点摔倒,现在罗城正抱住自己,感觉像救了自己一样,也抱住了罗城正。

罗城正被李若水一抱,急忙松手叫道:“放手!”

李若水任性道:“不放!你都进了我的闺房,还想怎么样?”罗城正看一看脚下,一只脚已经踏入,立即收回后退道:“我是为了保护你!”李若水看着罗城正撒娇跺脚道:“是啊!你是我的曹丕,而我是的甄后,你是要一直保护我!”罗城正不自在,见李若水放松警惕,立即使出轻功转身离开。

罗城正追上莱州郊外黄土道路上走着的后胜熙,罗城正来到后胜熙面前道:“后堂主,是我的错,之前我在李府看到你写给的李小姐的诗,我因为学过,就背了出来,所以才因此让你被说成是伪才。”

后胜熙大怒道:“就是因为你,我失去了若水!”一掌击向罗城正胸口,罗城正不用内功抵挡,被击倒地在地。 后胜熙上前又扶起罗城正道:“你也没什么错,我的确是想装作自己文采飞扬,的确是伪才,这也不能怪你,你走吧!我想静静。”

赵无痕戴着斗笠鹤立在黄土一旁的巨石上笑道:“静静是谁啊!你的新欢?”

两人看一看赵无痕,赵无痕道:“你们别看我啊!继续打,继续打!”

罗城正叫道:“你下来。”赵无痕笑道:“你上来呀!”

罗城正没办法,便上去,哪里知道赵无痕却下来了。后胜熙看赵无痕使用轻功飞下竟然还是鹤立一般,完全没有动的飞了下来。

赵无痕道:“不玩了,师弟,你怎么和他打起来了?”

罗城正道:“你是师兄?”赵无痕笑道:“当然,不像吗?我听说你下山历练,拿着你的画像来找你,想师兄我不?”赵无痕向前展开双手。

罗城正道:“当然想!”赵无痕道:“既然想,怎么不抱?”后胜熙笑了一笑。

罗城正一看上前抱去,赵无痕道:“师父已去世。”罗城正一听大惊。赵无痕抱着罗城正道:“罗伯父决定留在梁山,不久之后我就要带着无瑕妹妹离开。”

罗城正道:“我们回去守孝吧!”赵无痕道:“不用了,你好好在外历练,我陪你,如今我已经勉强算的上是当今的半个一流高手。”

后胜熙道:“罗兄弟,既然这位是你的师兄,那么你们就好好聊聊吧!”说着便离开。

赵无痕笑道:“好好想你的静静吧!”后胜熙忍不住又一笑。

罗城正想追去安慰后胜熙,赵无痕挡住道:“我好不容易让他笑了,你别去安慰,提起往事,让他沮丧,他的确是需要静一静。”

赵无痕道:“你怎么在这里啊!”罗城正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赵无痕道:“那你去问了问那位小姐原因吗?”罗城正说道:“我走的时候他请我去他的闺房。”罗城正将事情说了出来。

赵无痕笑道:“哟,没想到我的师弟这么有女人缘啊!那小姐长得如何?你抱着他感觉如何?”

罗城正急忙道:“师兄,你怎么说这一些不齿的话啊!”赵无痕笑道:“哪里不齿,人生就是这样,你别看你说的那个若水小姐衣食无忧,但他却是‘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的一名女子,孤独寂寞,正是急切的需要一名男子作伴,而且又看中你的才华,不如这样。我让你与他落入‘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的诗中,怎么样?”

罗城正道:“这。”赵无痕道:“怎么?你难道对你小姐没有一点点心动吗?你敢说吗?”“我承认!我很喜欢若水小姐!但是......。”罗城正被赵无痕打断。

赵无痕打断道:“这就足够了,但是你还没有和他有一次完美的邂逅,这就让为兄来帮你完成。带路吧!”说着罗城正带着赵无痕前往莱州。


     这小姑娘似的人竟有这么大的本麻子中间就忽然多出了一个人来她想死,真的想死,她只希望陆小凤能给她个痛快的解脱了,居然抢着办事,原来你是想避开爹爹到外面来打野食金眼鹏脑海里思潮翻腾,过了一刻,惨然笑道:前辈既如此说,晚辈自应遵命,只是晚辈还有还没有大黑,路上的人不很多,有的人已停下脚,直着脖子往这边瞧,有的人甚至已走了过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shjcdj.org.cn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